警方破获老虎直播涉黄平台:技术团队跑菲律宾运营

  •   注册用户可以免费观看部分视频,但当女主播“飙车”模式,给粉丝送出“福利”,用户继续观看则要收取1元一分钟的费用,用户在观看主播表演时可以向主播赠送平台设置的0.5元至1314元不等的、黄瓜等礼物。这些礼物以充值人民币形式获取,充值一元获得平台的十金币。礼物平台与女主播的分成比例为五五分,收费模式为四六分。

      通过前期侦查,发现,老虎直播显示有1000多个主播账号,后台服务器上实际注册有580余名女主播。这些主播都是年龄在18至25岁之间的年轻女性,基本为90后,涉及全国十多个省份,“这些女主播都在自己家里或者出租房里直播。”丁超介绍,每个家族的族长与女主播都是单线联系,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主播群、客户群,女主播也会极尽所能吸引用户刷礼物。

      因“黄鳝门”而声名鹊起的女主播琪琪本名张某,是江西人,被抓之前住在杭州桐庐县,琪琪不仅在老虎直播进行表演,每天还在自己的QQ群内进行表演,进群观看需要支付30元人民币,她还将这些内容制作成视频以58元三部的价格对外贩卖。

      管理人员通过微信等召集、组织女主播。这些“衣着清凉”的女主播们在直播平台活跃,言语、姿势极尽挑逗,通过平台主播端口向注册会员直播的“表演”,“尺度大到不可描述”,以此换取粉丝用户送出的礼物——虚拟的鲜花、黄瓜、等。

      与此同时,浙江绍兴诸暨警方在网络巡查中发现“老虎直播”平台涉秽表演的线元一条的价格,售卖老虎直播的注册推荐码。

      长时间高居榜首,也就是老虎直播平台的“花魁”,是个1996年出生的女主播,半个月的时间赚了二十多万元,“女主播和平台基本对半分,这意味着用户给她打赏了50多万元。”经办介绍。

      今年2月底,两人又拉来一个投资金主,随即带着技术人员前往菲律宾,将“红杏”升级为“老虎直播”。为了逃避监管,他们将服务器留在国内,但平台和技术人员都放在了菲律宾。

      今年3月24日,一张“女主播博眼球秀下限,将黄鳝塞入”的直播视频截图在网上热传,热度力压当天获胜的国足,“黄鳝女”一时成为微博热搜头条。涉事的“黄鳝女”正是“老虎直播”的一名女主播琪琪(本名为张某,江西人)。

      从2017年2月开始研发直播平台,3月开始赴境外正式运营老虎直播,并组织人员招募女主播从事“”直播,到5月3日案发,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该平台累计充值金额为728万余元,注册会员总数为108万余人,涉黄女主播实际注册人数达580余人。

      “由于是涉黄表演,老虎直播基本上靠人传人的方式下载,注册量也有,被查关闭一段时间后,不定期注册推荐码。”诸暨市治安大队的丁超介绍,老虎直播的管理人员为了控制会员的活跃度,清除僵尸粉,主要以手机号注册会员制的形式发展用户。

      目前,中国主播“”制度已正式起步。7月17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发布信息,今年1至6月,各部门已查处关闭违法违规直播平台73家,累计关闭91443个直播间、清理120221个用户账号,封禁38179个违规主播账号,并将1879名严重违规主播纳入永久封禁。

      这些进行表演的女主播游走于地下直播的多个直播平台,“平台主播人员以家族划分管理,每个家族族长(工会会长)招募各自团队的女主播,通过族长授权后才可以直播。”家族族长负责结算平台与涉黄女主播的利润分成,并对家族内的主播进行管理。

      涉黄直播平台牵涉的人员遍及全国,获知线索后,诸暨警方将案情逐级给浙江省、全国“打黄扫非”办公室。随后,警方摸清了老虎直播的组织结构、涉案人员和资金。“黄鳝门”女主播琪琪居住地在浙江桐庐,4月12日,全国“打黄扫非”办公室指定诸暨警方侦办案件。就这样,“黄鳝门”、琪琪、“老虎直播”三者合并,案子交到了诸暨警方手中。

      32岁的戚某是河南人,毕业于郑州某高校,还曾是当地的青年创业代表。为牟取暴利,他成了“老虎直播”平台的主要牵头人。2016年11月底,得知涉黄直播可以“猛赚一笔”,戚某和方某商量决定开发类似的“”直播平台。

      经查,从3月15日“老虎直播”正式运营,到5月3日案发,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该平台累计充值金额为728万余元,注册会员总数为108万余人。

      近日,浙江绍兴诸暨警方破获“老虎直播”平台信息案件,包括“黄鳝女”在内的22人,因涉嫌物品牟利罪被诸暨警方刑事,另有多名嫌疑人被警方上网追逃。

      这是一个组织架构严密的直播平台,除了投资人金主,老虎直播分为3个部分,分别为在菲律宾的平台管理层和技术层、在国内的家族中介和女主播群体。

      今年3月下旬,一条女主播“黄鳝门”的新闻火遍网络,霸屏成为热搜头条。由此也将与之相关的涉黄平台,在阳光之下。

      浙江时代商务律师事务所的陈一来律师介绍,文化部出台《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意在通过部门规章,加强对直播平台的监管力度。直播平台需要取得《信息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才能从事相应的经营活动。这也意味着曾经疯狂的直播行业开始“退烧”,相关措施和制度的落实,将推动整个直播行业重新洗牌。

      2016年是中国的直播元年,大量涌出的直播平台良莠不齐,很多打着“”的擦边球在灰色地带游走,大量吸金。老虎直播平台被端,让这个行业的乱象与迷局展现在之下。这些平台又该如何监管和约束?

      戚某出面联系投资人,并找来同类直播平台的源代码,由方某组织技术人员改写出“红杏”软件并前往柬埔寨运行,后因运行不善而终止。“编写源代码往往需要一年多的时间,他们为了节省时间抢占市场,直接找来源代码进行改写。”经办介绍,这个团伙的几个技术均为湖北籍,年龄在24岁至35岁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