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者生没钱者死!中国共享经济大考

  •   其中,合摩科技(爱员工)成为共享济小镇的唯一指定招商运营平台。该平台将通过打通小镇“居民”即滴滴、ofo等企业的垂直服务数据,建立以人的行为为基础的数据引擎,为企业与提供决策依据。

      大浪淘沙,谁将成中国共享经济的下一个王者?对于创业者来说,这的不仅仅是你的勇气与情怀,更重要的是你的初心、你的认知、你的格局,以及你的坚守。摒弃浮华与焦躁,透过看本质,是你急需的第一能力。

      ofo创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家共享单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详情]

      Fossa是一个致力于解决程序员使用开源代码不合规的问题的公司,致力于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开源代码合规化,并且自动追踪开源代码的授权许可协议。[详情]

      31会议,中国领先的会议活动平台,一站式连接主办方、参会者、供应商。[详情]

      WorkJam是一家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的公司,填补小时工与企业沟通途径空缺,采取以移动为中心的方法,将企业战略与那些在前线具体执行这些战略的员工实现更好地整合和协调,实现工作场所的数字化管理和运营。[详情]

      百拜单车的前身是美骑单车,作为共享单车平台领域新进宠儿,百拜单车的主打颜色是绿色,主要面向二至四线城市的用户提供服务。[详情]

      7月6日,也就是在摩拜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新一轮融资仅二十天后,ofo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创下了共享单车行业诞生以来的单笔融资最高纪录。

      富慕资本董事长张川称,我大概见了上千个创业者,我们投了50家公司,基本上热点的我们都投过。对创业者来说,我觉得应该是聚焦在技术而不是商业。同时真正要有企业家的,有格局和远见,我个人是不投商人的。一定要从长远看事情,从长远来去赚利益,追求理想,顺便赚钱!

      “分享经济这个词是一个毒药,如果吃得好会让你变成金刚不坏之身,如果吃不不好当场就倒下了。”

      IDG资本合伙人朱建寰提出,有两点特别重要。一是怎么抓住越来越多的碎片化,因为非碎片化的机会估计已经被占得差不多了。第二,大数据已经越来越有用,往大数据这边的考量可能会越来越重要。

      PebblePost是一家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为客户(品牌及广告商)在24小时内将网络促销活动灵活为个性化直达邮件。[详情]

      此外,朱建寰还,你初始创业的时候,在受端和予端,最容易搞错的是予端。很多伪需求就是予端搞错了。所以,如果你做共享、分享收益的时候,一定要想到予端,你大概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用什么样的产品,最终的体量能够做多久、多大,这是要特别考虑的。

      我爱我家成立于1998年,旗下拥有“我爱我家”、“伟业顾问”、“汇金行”以及“相寓”等多个在行业内知名的专业业务品牌,是我国知名的房地产综合服务企业。[详情]

      不过,从整体上来看,2016年以来,中国共享经济已成为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突出亮点。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 ,预计到2020 年,共享经济交易规模占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到2025年占比将攀升到20%左右。而且,未来十年,我国共享经济领域有望出现5-10 家巨无霸型平台企业。

      ▲ 合摩科技爱员工创始人赵杨晛接受央视采访:数据打通之后,社会价值非常大

      泰笛科技成立于2012年底,是全球首家在线洗衣品牌,业务包括洗涤、鲜花订阅和绿植租赁,拥有超过400万付费家庭用户,服务覆盖全国超过11个城市。[详情]

      奇思客成立于2012年初,是一家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专注为中国乃至全球企业提供国际化整体解决方案。[详情]

      职行力是一款人力资源运营的移动APP,专注于从培训管理切入,通过一套激励运营方案,例如微课大赛、新产品FAB(性)征集大赛等,让员工自己贡献培训内容UGC。[详情]

      安行是一家共享单车服务品牌,打造城市绿色共享出行的服务平台,具有扫码租车、站点车辆信息查询、个人骑行记录查询、个人碳积分查询和个人碳交易等丰富功能。[详情]

      荒草地股权VC基于企业管理咨询行业与金融创投行业行业互补产生的机构,依托创始人在创投圈、资本圈雄厚的人脉资源,背靠投资总监俱乐部,为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关于股东股权问题及股权纠纷难题进行定制化服务。[详情]

      此次峰会上,一个最亮眼的新生事物就是,中国首个共享经济小镇诞生,即宁波市将以 “中国共享经济产业集群区”的方式,通过税务、用地、融资等一系列政策优势,助推共享经济企业发展。保守预计,最终将形成约10个亿体量的产业基金和资本。首批入驻企业包括ofo,小电科技,运满满,途家,小善科技等112多家。

      LeoLabs是一家隶属于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院的科技初创企业,专门研究近地轨道中的漂浮物和碎片,检测并努力避免各种潜在碰撞。[详情]

      如果你坚守这一点,也可能你就是下一个马云。因为马云做的那件事,至少当年国内领先的30个投资人都觉得他是个骗子,所以你不要信投资人的事,你要信自己的事。

      究竟该如何理解共享经济的本质?赵杨晛的观点是,从经营者的角度讲,共享经济关键是看有没有人买单。

      StayAbode是一个印度公寓租赁服务平台,利用技术、设计、服务以及品牌为房地产市场提供联合居住空间,目前在班加罗尔提供超过180个床位覆盖4所物业。[详情]

      为此,2017年1 月,国家明确提出“以共享经济、信息经济、生物经济、绿色经济、创意经济、智能制造经济为阶段性重点的新兴经济业态逐步成为新的增长引擎”,共享经济位列其中,已经成为关注与政策偏重扶持发展的领域。

      那么,中国共享经济的未来新机遇在哪里?如何理解共享经济的本质?如何看待当下共享经济的泡沫?如何更好地促进社会协作,提高社会效率,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

      原谷生鲜2014年于南京起航,通过多自助终端、互联网、无线网络及生鲜直投保鲜柜,为居民搭建惠民平价、便捷购买、优质保鲜的服务体系。[详情]

      鼎晖投资合伙人王明宇称,我觉得创业很苦,但是你创业的时候要很潇洒。要怎么潇洒?就是不要奔什么风口,因为连投资人也不知道什么是风口。我们当年投完途家的时候,发现当年的定义叫O2O,又过了一年滴滴起来的时候,又去看,发现这个东西又变成了共享经济。我也不知道再过两三年又有什么新的叫法,但是我发现途家还是叫途家。比如大家质疑的充电宝,我们也投了。

      车发发是一个O2O汽车保养平台,服务于中高端车主,提供保养、钣喷、美容等标准化服务。[详情]

      譬如悟空单车,今年1月首发,6月13日即退场,仅仅存活了5个月,是行业内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而更“滑稽”的出局者,是3Vbike ,其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原因竟然是:车被偷光了。

      SoFi是一个在线金融借贷平台,从学生贷款起步,随后将市场拓展到房屋贷款、汽车贷款、消费贷款等领域。[详情]

      那么,如此庞大复杂的数据,究竟该如何才能打通?合摩科技(爱员工)的核心黑科技手段包括三大模块:服务智能模块,内嵌“政策地图、专家解读、方案匹配”三大系统;内容智能模块,利用“法规知识图谱、追踪引擎、消息推荐引擎”检测政策的冲突、关联、变化,并面向场景的内容解读推荐;数据智能模块下,可生成“行业稳定性模型/个体就业波动性模型/企业经营健康预测模型和财税合规优化比例试算模型”。

      “早上的面包是经验,但是等你做的时候,是晚上的面包,晚上的面包是要扔掉了,千万不要学习。创业要把核心、本质的东西看清楚。”

      Uponit是一家服务于高端内容发行商的广告恢复平台初创公司,帮企业恢复被屏蔽的广告资源,旨在内容发行商的线上广告业务,避免给广告商带来损失。[详情]

      楼盘网是一家房地产综合门户及营销平台,提供新房、房源、优惠楼盘、新闻、二手房、租房、论坛等服务。[详情]

      那么,在共享经济领域,你还有哪些新机会?如何理解共享经济的本质?近日, 2017年共享经济CEO峰会在宁波举办,包括ofo、小电科技、途家、经纬资本、IDG资本、鼎晖投资等在内的,700多名共享经济企业创始人以及投融资机构代表参与此次峰会。活跃在行业一线的他们,有何真知灼见?笔者为你详细梳理。

      “要区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的差异,否则你的商业模型,你的产品,你的组织结构各个方面都会出问题。所谓共享经济,它的物权拥有者和使用者是分开的,而分享经济,它的物权使用者和使用者是合二为一的。”

      除却共享单车,在中国共享经济领域,新的行业故事依然层出不穷,有的再度成为明星级金主,比如共享充电宝,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已公开披露融资的共享充电宝平台有12家、融资金额近12亿人民币,40多家机构入局。

      但也有的只是昙花一现,比如“共享雨伞”,仅仅一个星期,东莞3万把共享雨伞全军覆没。

      对于合摩科技(爱员工)创始人赵杨晛,投资人的评价是:胸怀天下,把团队放在个人利益的前面,是一个可以做大事的小伙子。事实上,赵杨晛其实是一位来自的80后,此前曾创立“人本管理机构”,是华南区最大的专注于服务民营企业的猎头顾问公司。而在2015年,他却从零开始,创立“合摩科技”,意图运用科技手段,打破“继承性不公平,为社会创造普惠价值”。

      Workfit是一家提供会议语音助手服务的初创公司,通过会议搜索、会议记录以及画出会议重点、推进会议事项等来帮助人们更高效的开会。[详情]

      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企业“WorkJam”获1200万美元B轮融资

      目前,ofo与摩拜已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双寡头,中国共享经济的其他玩主则开始面临劫:有钱者生,没钱者死!

      “目前共享经济有两种声音,一种是这个是鬼东西,一种是这个是好东西。这两种观点本质逻辑,一个是结果导向,一个是分辨导向。从经营者的角度来说,结果导向是最主要的回答方法。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人买单,你这个东西再对也是错。如果客户付5块钱可以买到10块的东西,他就愿意买。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共享经济的逻辑是成立的,因为它让社会的速度更快,它用更便利的方式把事情社会化。”

      Layer 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面向开发者的云通讯服务平台,致力于打造“面向互联网的通讯层”,其技术可帮助开发者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能将文本通讯、语音、视频等功能嵌入他们的应用当中。[详情]

      金网(原大网)由深圳市华度玉录科技有限公司企业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用户免费提供在线彩市新闻、体育热点、赛事资讯等服务。[详情]

      至此,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的双寡头格局可谓初步稳固,而悲哀的是,共享单车领域其他小兄弟们,却迎来了死亡的危局。有钱者生,没钱者死,成为这个行业赤裸而又的结局。

      在未来,共享经济的下一个新风口该怎么玩?什么样的创业者最终将胜出?这5位投资大咖在峰会上的观点,值得你深思。

      “你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你很兴奋你才去创业,没有这个,你很难熬下来。比如去融资的时候,投资人跟你一争,你自己都不疼,你都没有动力跟他争,这是不行的。也就是说,要创业,你就一定要切身体会那种痛点,并且主动想解决这个痛点,并且解决了特别爽。”

      多啦衣梦是一个定位于大众年轻女性群体,以“订阅式租赁”方式解决女性服装多样性需求的平台。[详情]

      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PebblePost”获1500万美元B轮融资

      如今,在中国,共享经济已经成为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突出亮点。更有预计称,未来十年,中国将现10家巨无霸企业,就连昔日傲娇的美国都在复制中国商业模式。

      鲸仓科技成立于2014年5月,隶属于深圳市鲸仓科技有限公司。凭借专利的仓库自动化技术,致力于帮助广大电商和零售企业免费将仓库升级为自动化仓库,提供仓库业务代运营服务。[详情]

      LocusLabs是一个室内地图和定位平台,利用室内线视图技术,为场馆、大型企业和品牌提供一个室内数字定位平台,用于共享并管理其物理空间。[详情]

      “在这个时代,谁把碎片化解决了,谁就成为这个世界的霸主。你想20年前你们家发红包吗?家家户户几乎都发,现在有一个系统软件出来了,就是微信上的红包,什么都变了,变成一个非常大的金融体制。”

      GYENNO One是一个智能腕带品牌和可穿戴设备,支持身体活动监测、无线充电、来电提醒等,提供基于康复机器人的精准医疗服务。[详情]

      近日, 2017年共享经济CEO峰会在宁波举办,700多名共享经济企业创始人以及投融资机构代表参与此次峰会。诸多大咖的观点犀利,笔者为你详细梳理。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张朋认为,共享这种生意,如果它有创新的机会,无外乎在于整个行业原来的成本结构做了大量的改变,或者在流量获取层面上做了新的改变。因此,除了刚需以及高频的服务外,你如果在这两点上没有突破,我就不会投。如果有一点有突破,就可以去研究,能否带动另外一方面的创新。

      为更准确定义共享经济,途家网联合创始人CEO罗军则又引入了另外一个概念,分享经济。

      另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早年间,外国企业和科技大佬们通常认为中国是个“抄袭大国”,但现在,中国的这个商业模式正在被美国复制。比如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圣马提奥的初创企业“LimeBike(青柠单车)”已经对美国消费者提供采用中国无桩式共享单车模式的服务。

      所以要回到创业的本质,就是要潇洒的,至少你干的时候,你觉得这个事常有价值的。

      资料显示,目前,合摩科技(爱员工)总融资规模已达2.3亿元,其中,启赋资本连投 3 轮,投资人连投2轮。

      B 轮:北极光创投领投,启赋资本、松禾资本、高沣资本、投资人跟投;

      uShip是一个定位于个人和企业的在线运输及货运交易平台,提供便捷的运输和物流的搜索及预订服务,致力于让全球的任何货物能够流通。[详情]

      Diamanti是一家超融合基础设施初创公司,主要为企业数据中心提供硬件及软件支持服务,推广应用程序容器技术。[详情]

      从根上来讲,事没有大与小,有些小事其实你慢慢做,随着的变化,可能也会很大。而有些今天看起来很大的事,其实可能只是你预想中的很大。